哈尔滨现代公共关系职业学院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知识文化

结婚后我依然是“原装货”,老公为什么不碰我?

时间:2017年10月13日 00:00   浏览:138   来源:哈尔滨现代公共关系职业学院


原标题:结婚后我依然是“原装货”,老公为什么不碰我?

第一章 十八岁成人礼

夜幕降临,黎城繁华的商业街道霓虹闪耀,奢靡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。

皇廷盛宴总统套房。

林初俏用房卡打开了门,见里面没开灯,黑漆漆的,心里有些奇怪。

今天是她十八岁的成人礼,父亲说要给她一个惊喜,让她到这里。

“爸爸?”她朝里面喊了一声?

没见回应,把门关上正准备进去开灯的时候,发现床上正躺着一个男人,房间内酒气萦绕,透着一股不明的气息。

难道爸爸喝醉了?

林初俏走过去,刚伸过去准备拍男人肩膀的手倏然被抓住,暗夜中,男人微微睁开的凤眸犹如野兽般危险:“你是谁?”

低沉磁性的嗓音很好听,却冷冽的骇人。

林初俏杏眼圆睁,没开灯,她看不清男人的模样,但却清楚眼前的人不是她的父亲。

他的眼睛很危险,让她很不安。

林初俏吞咽了下唾液:“不好意思,我走错房间了,我马上就走。”

转身之际,男人却突然间抓住了她的手,林初俏措不及防的摔在男人的胸膛上,她吓得尖叫了出声。

“放开我,你想干什么?”男人滚烫的肌肤让她不安,她强装镇定的声音藏不住内心惶恐的颤抖。

裸露在外的大腿被什么咯着,灼热的吓人。

鼻息间充斥着男人身上浓烈的酒气,出乎意料的她并不排斥,但意识却告诉她,她要赶紧离开这里,这个男人太危险了。

他炙热的呼吸越发的急促,冷眸赤红,握住她肩膀的手青筋尽暴。

察觉到男人的不对劲,林初俏急的快哭了:“你放开我,我马上就走。”

顾北城此时意识越发模糊,下腹窜起的难受,肿胀的像是要炸开了一般。

没想到林海竟然那么大胆,敢给他下药!

本想泡一个冷水澡解决,但闻到身上这个女人的味道,顾北城改变了主意:“满足我,紫堇的开发权就是你林家的!”

霸道低沉的嗓音,犹如帝王般不容拒绝。

什么开发权?她不知道,她也不想要。

林初俏只想赶紧远离这个男人,离开这个房间。

却被男人压得紧紧的,他修长的手甚至从她裙子探了进去……

林初俏惊愕地睁大眼睛,“我不……”她话没说完,嘴唇被男人狠狠地吻住,把她没有出口的话,全部吞噬在唇齿间。

一抚到她娇嫩的肌肤,体内潜藏的渴望,顿时如同开了荤的野兽,凶狠而来!

香甜的唇,比体内的春药还要让人欲罢不能。

撕拉一声,顾北城将她今晚特意穿的抹胸小礼服撕成了碎片。

理智被欲望代替,他只想赶紧解决掉那侵蚀身体的药效,根本顾不得身下女孩的求饶。

男人粗暴的进入,疼得她哭了出来,“不要,放开我……呜呜……不要……”

她求饶,换来的是男人更粗暴的对待,滚烫的泪水从眼眶里溢出,男人一次次凶狠的索取贪婪着女孩的青涩。

将她锐变成女人!

为什么会变成这样!

林初俏做梦也想不到,她期待的十八岁成人礼,竟然是她一生的噩耗。

第二章 小小年纪这么下贱

晨曦的阳光从窗外升起,男人躺在身侧还没有睡醒。

凌乱的套房,还萦绕着没有散去的欢愉气息。

林初俏甚至不敢去看他的脸,脑中浮现着昨晚的片段,让她身体颤抖不止。

小礼服被男人撕碎的不堪,裹不住她发育姣好的身材。

怕男人会醒来,再像昨晚那样折磨她,林初俏不敢在房间里多呆。

把衣服堪堪穿上,又捡起了男人丢落在地上的西装外套套住,匆忙离开酒店。

男人昨晚的话犹还在耳畔,她要找父亲问个明白,为什么会变成这样。

忍受着街上别人投来的异样目光,林初俏回到家的时候,没见到父亲,继母迎面就走了过来,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,把林初俏打蒙了,耳边嗡嗡作响。

“小蹄子一晚上去哪里鬼混了?弄成这副样子回来,还嫌你自己不够丢人吗!”

继母白蓉恶毒的看着她,像是她是什么脏东西一样。

“爸爸呢?”林初俏眼睛通红,她忍着脸上的疼痛咬牙问道。

“还有脸问你爸爸在哪里,贱人,看我不打死你。”白蓉说着又想动手,林父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:“大清早的,又在吵什么?”

“林海,你也不过来看看你女儿弄成了什么鬼样,小小年纪这么下贱。”白蓉不客气的说道,丝毫不掩饰对林初俏的厌恶。

林海走出来看到林初俏狼狈的模样,也忍不住皱了皱眉,不过还是开口问道:“紫堇的事,顾总答应了吗?”

林初俏傻眼了,她还以为父亲至少会跟她解释,可没想到一开口却是问她紫堇的事。

强忍着的难受在这一刻瞬间崩塌,林初俏不可置信的看着他:“爸爸,真的是你?”

真的是她敬爱的父亲将她送到了哪个男人的床上,让他折磨了她一夜?仅仅是为了一块地皮?

林海看着女儿质问的眼神,顿时就不悦:“爸爸这也是为了你好,多少人想爬上顾北城的床都没本事,你这么看我是什么意思?地皮的事,顾北城怎么说?他答应给我们家了吗?”

“爸爸,我是你女儿,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!”林初俏忍不住朝林海吼了一声:“什么紫堇我不知道,他什么都没说。”

“怎么会什么都没说?林初俏,你给我说明白。”林海急了,却不是因为林初俏对他的恨意,着急的只是他的生意。

也不怪林海会这么紧张紫堇这块地,天海虽然日渐走上正途。

但林海野心不小,吞了几家小公司,却因为上个月投资的一个项目失败,资金紧缺。

他需要这块地皮来扭转局面,如果拿不下紫堇,天海也要跟着完蛋。

昨晚他又是冒着大风险,花了不少钱疏通关系,才把自己漂亮的女儿林初俏送上顾北城的床。

别说他把天海的希望都寄托在了紫堇和林初俏身上,但说要是失败了,被顾北城知道是他算计他,依照顾北城的性格,必然不会轻易放过他!

“还有什么好说的,还不是她成事不足败事有余,你也是的,做什么不好,要让这废物去勾引顾北城。”白蓉火上加油般说道。

“闭嘴。”林海喝了白蓉一声,恨铁不成钢的瞪了眼林初俏:“顾北城真的什么都没说?”

“有。”林初俏突然间笑了。

林海一喜:“他说什么了?是不是答应了把紫堇给我们家了?”

“呵呵,他说你敢算计他,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。”林初俏一派天真的说道。

“啪”林海扬手给了林初俏一巴掌:“你、你这个畜牲,你说的什么浑话!”

“我是畜生?呵呵,我再畜牲我还不是你生出来的。你这么对我,你对得起我妈妈吗?我恨你,我恨死你了!”林初俏恨恨的说道,转身就跑了出去。

“你……”林海被林初俏一番话气的差点踹不过气来,指着站在一旁不敢吭声的佣人,吼道:“你们还傻愣着干什么,还不快去把她给我抓回来,丢人丢的还不够吗!”

第三章 做我的女人,要什么我都给你,如何?

顾北城醒来的时候,套房里空荡荡的,早就没了那女孩的身影。

打电话让助理送了一套衣服到酒店,喝了醒酒茶,酒醒的脑袋还有些头疼,顾北城揉着太阳穴,指缝里夹着一根燃了一半的香烟。

如果不是昨晚女人的美味实在难忘,和西装外套不翼而飞,他都快怀疑,昨晚是他做的一场春梦。

“boss,给您下药的人已经找出来了,需不需要做了广海集团?”秦江见顾北城揉着额头半响不说话,出声问道。

顾北城皱了皱眉,门铃突然间响起。

“我去开门。”秦江说完就去开门,见到门口站着一个年轻狼狈的女孩,紧皱着眉头不禁有些讶异,特别是目光落到她身上披着的西装外套的时候。

“我要见顾北城。”林初俏咬着粉嫩的嘴唇,坚定的说道。

琉璃般的眼瞳不掺一丝杂色,却透着微微恨意。

“让她进来。”男人磁性略带沙哑的声音从里面传来,秦江犹豫了下,还是说道:“请进。”

林初俏站在男人的跟前,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,她强忍着心里的恨意,却不敢去看眼前,昨晚才糟蹋折腾了她一晚上的顾北城。

说道:“你昨晚说过要把紫堇给我爸爸。”

“嗯?”顾北城眯了眯眼眸,抬起了眼皮,看着眼前青涩的女孩。

注意到她红肿,还隐隐看得见掌印的稚嫩脸颊,眸色沉了沉,闪过一丝阴霾。

感受到男人的目光,林初俏也不躲藏:“我不是来跟你讨债的,我想让你不要把紫堇给我爸爸。”

“哦?”顾北城一下子就来了兴趣,盯着这个逃跑了又自己回来的小女人:“我为什么要答应你?”

“你睡了我,也是你自己说要把紫堇给我的。我不想要,我还给你。”林初俏说道。

年纪还小的女孩,就算擅长掩饰自己的情绪,但在这个商场上游刃有余的商业帝王眼前,却根本不值一提。

顾北城不急着答应林初俏,而是示意秦江出去。

等套房里还剩下两人的时候,他才再次开口:“过来。”

成熟男人的口吻,浑然天成的气势,根本容不得林初俏拒绝。

她不想过去,却被顾北城一下子拉到了怀里,她跌坐在他的怀里,鼻息间都是男人独有的清洌气息。

林初俏想挣扎出他的怀抱,下巴被他抬了起来,他修长的手指轻抚着她的脸庞:“林海打的?”

她不吭声,答案却毋庸置疑。

“你恨他?也恨我?”他勾着嘴唇,意味不明,莫名的让林初俏胆寒。

可倔强并不容许她在这个男人跟前低头,重复道:“紫堇你不能给他!”

“多大了?”

“十八。”她咬牙道,“昨天我成年了!”眼眶又红了一圈,氤氲满了泪水。

那深藏着的恨意,不知是对顾北城还是对她的爸爸林海!

男人目光沉了沉,盯着她红肿,可怜楚楚的小脸,许久,沉着声道:“做我的女人,你想要什么,我都给你。如何?”

第四章 求你

“我不要。”林初俏没有一丝犹豫的拒绝,年轻的女孩清澈的眼眸,充满着坚定。

倒是让顾北城有些讶异。

年仅28就创造商业神话,成为黎城炙手可热势绝伦的商业帝王,加之出色的俊美脸孔。整个黎城,哪个女人不想爬上他的床?

可眼前的林初俏却偏偏逆行,拒绝了他。

“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”顾北城捏着她的下巴,唇边弯出的弧度似笑非笑,犹如罂粟般魅惑。

林初俏吞咽了下唾液,鼓着勇气点头,抿唇道:“求你。”

求他不要让她当他的女人,不要把紫堇给她的父亲。

顾北城凤眸微微眯了起来,这个女孩很美,就算此时狼狈的模样,也掩饰不住她身上独有的干净美好,具有着令每个男人趋之若鹜的致命吸引力。

看到她眼中的脆弱,竟是有些舍不得为难她。

“你知道我答应你这么做,你的下场是什么吗?”他问她,林初俏一愣,蠕动着嘴唇半天不知道怎么开口。

“砰”一声,门被打开了。

男人俊眉微蹙,秦江手里手里提着CHANELlogo的袋子走了进来,身后跟着的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,桎梏着两个穿着白色制服的男人。

“怎么回事?”男人沉声开口。

秦江道:“在门口逮了两个老鼠。”

“李栋……”在看清那两个男人模样之后,林初俏杏眼圆睁。

“你认得他们?”顾北城睨了眼怀里的小女人,林初俏吞咽下唾液,傻愣愣的点头:“他们是我爸爸的保镖……”她声如细蚊,紧绷的小身板微微颤抖了下。

离开别墅的时候,她听到自己的父亲说让人把她抓回去,没想到竟然是动真格。

而这两个,也是她父亲身边最有力的打手。

男人玫瑰色的薄唇稍有弧度,秦江在一旁问道:“boss,要怎么处理他们?”

“你说,怎么处置好?”顾北城把问题丢给了林初俏。

林初俏深吸了一口气,摇头:“我……我不知道。”

“那就丢下海喂鲨鱼?”男人似笑非笑地问道,林初俏却清楚的看到他眸中的冷漠。

她敢肯定,只要她点头。这个唤作顾北城的男人,就真的会把这两打手扔海里喂鱼的!

林初俏摇了摇头:“不要。”

“嗯?”男人挑眉,林初俏缓了缓才说道:“他们只是听命行事而已,不要杀了他们。而且,杀、杀人是犯法的……”

对她的话,顾北城并不意外。

到底是十八岁的小女孩,就算恨极了自己的父亲,也不见得真的会让两个生命死在自己的眼前。

“既然你帮他们求情,就留他们两个一命,带下去各自废一只手。”

顾北城的声音落下,黑西装的保镖就准备拖两人下去。

那早就吓白了脸的打手忙挣扎向林初俏求饶:“不要啊,顾先生,二小姐,求求你放过我们吧,我们不敢了,二小姐。”

平日里嚣张的打手现在可怜兮兮的向她求情,林初俏紧咬着贝齿,小神情也复杂不少,她小心翼翼地抬头,刚好对上顾北城凝视着她的漆黑深眸。

男人不开口,就静静地看着她,似乎想看她想做什么。

“顾先生、你放过他们吧。”林初俏硬着头皮求情。

“放过他们,对我有什么好处?”他半眯着的凤眸,流连在她粉嫩娇唇上,林初俏再傻也明白他的意思。

“二小姐……”李栋适时嗷的惨叫一声,目光哀求的看着她……

第五章 他太危险了,根本不是她可以招惹的!

林初俏颤抖着身体,手放在男人的肩膀上,主动吻上男人玫瑰色性感薄唇,却下一秒被男人扣住了后脑勺,撬开贝齿晾夺了一番。

“唔~”林初俏嘤咛了一声,双手抵着男人的胸膛,想挣扎,细腰却被他搂紧,争扎不得。

少许,男人才放开她,意犹未尽的舔了舔薄唇。

暗示性的动作,让林初俏绯红的小脸瞬间再次涨红,羞得恨不得钻进地缝。

“滚回去告诉林海,林初俏我要了。想动她,先掂量掂量自己。”男人沉稳的声音,出口的话却霸道狂妄至极。与生俱来的强大气场,矜贵冷疏,让人不敢质疑丝毫。

得了自由的两人,忙点头应是,拔腿就跑离奢华的套房。

秦江把早前顾北城吩咐他买的东西,交给他之后,跟着带着保镖离开。

顾北城修长的手指轻柔的替她上药,用冰袋替她消脸上的肿。

林初俏有些不自然,不敢去看眼前的男人,眼帘垂的低低的。

半个小时之后,男人见她脸上的红肿消了一大半,才停止了动作。

目光落到她还披着他西装外套,裹着昨晚被他撕得堪破抹胸小礼服的身上。

刚满十八的女孩年纪虽小,身材却发育的姣好。抹胸的小礼服遮不住春色,那诱人的深壑清晰可见,男人性感的喉结滚动。

眉心微微皱了皱眉,拿起一旁Chanel的袋子递给她:“去换上。”

林初俏低头一看,注意到自己的着装,声如细蚊道了一声“谢谢”,匆忙往洗手间里走去。

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,林初俏见顾北城还在,犹豫了下走过去:“我、我可以走了吗?”她问的小心翼翼,生怕惹他不快。

顾北城站了起身,林初俏僵在原地,下意识的想躲,却被男人壁咚的姿势抵在了墙上:“做我的女人不好吗?你应该知道你回去的下场。”

林初俏知道顾北城说的是什么意思,她父亲最看重的是他的生意,如果离开这个男人回去,爸爸一定不会轻易放过她。

但相比于自己的父亲,林初俏并不觉得跟在这个男人身边,她日子就能好过。

他太危险了,根本不是她可以招惹的!

林初俏点了点头,“我不求你不给紫堇我父亲了,只要你放我走就行,我保证以后不会出现在你的跟前。”

男人浓密的剑眉轻蹙,唇角倏然勾出了一抹弧度:“哦?如果你出现了又如何?”

林初俏被他问住,惊愕的看着眼前这个俊美的不似凡人的男人,“我、我一定不出现的。”

顾北城突然间掐起她的下巴,凑近,她忙偏过了脑袋,男人性感的薄唇落在她的耳尖,炙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廓:“走出这个门,三天内你不出现在我眼前,以后我就放过你!”

以后就放过她?

林初俏有些不明白顾北城话中的意思,但见他答应放她走,当即就点头答应。

林初俏怕顾北城反悔,不敢在酒店里多留,快速离开酒店。

上了计程车后,还不放心的看了眼后面,见真的没有人跟上来,林初俏才暗自松了一口气。

这个节骨眼上,林初俏并不敢回别墅。

虽然之前顾北城说过不许她爸爸伤害她,不然就不会放过她爸爸。

可林初俏并不认为他爸爸会这么听话!

由于微信篇幅限制,只能发到这里啦!

【阅读原文】,后续剧情高潮不断!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
分享到:

 
相关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