哈尔滨现代公共关系职业学院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知识文化

把甜品做成艺术品,寻找城市森林中味蕾的栖息地

时间:2017年11月15日 16:24   浏览:267   来源:哈尔滨现代公共关系职业学院


原标题:把甜品做成艺术品,寻找城市森林中味蕾的栖息地

在现实中,人们期待,生活与甜品一样,丰富饱满,始终平静。

1

踏进住邦2000写字楼15层,右边走廊墙上满是风格前卫的画作,尽头300平米的开阔空间,黑色方形铁皮拼接地板、吧台,工业气息浓郁。

大落地窗一侧,纯白桌椅高低有致,柱状仙人球在角落静静伫立。

如果不是刚进门丛花掩映的墙上,有“楼圃”甜品店招牌,人们会错觉置身某艺术画廊。

不临街、不在商超区,藏身写字楼间的楼圃经常让访客一通找。一对在海淀上学的情侣,下午从圆明园一路赶来,晚上8点多才找到。得知已经打烊,女生瞬间如泄气皮球,沮丧至极。

店内,甜品师、老板在研究新品,不忍两人失望离开,叫住他们,将刚研发出来的歌剧院蛋糕送给了他们。

方形蛋糕表面,光滑如镜的巧克力层覆顶,点缀音符形状金箔,像极了法国著名加尼叶歌剧院。

一口咬下,层层咖啡糖浆、巧克力酱从杏仁蛋糕中迸出,绵软醇香的味道徐徐化开,奏响法式经典的交响曲。

情侣二人分外感动,楼圃的孤傲形象一下柔软起来,像一座楼中艺术花园,如店名所寓。

甜品是其艺术载体,观其形,品其味。每款甜品研发前,艺术家们提出一个概念,由这个概念衍生寓意,经过设计和制作推向市场。

爆款甜品“精神食粮”就是甜品师檬妈和艺术家傅逸的灵感之作,一比一人工雕刻还原人脑。

八张图纸、三次推倒重来、七道变态工序,九十个日夜雕琢后,丝滑的法芙娜白巧在舌尖慢慢化开,水珠均匀冒出,清甜里夹杂零星苦涩,树莓的酸悄露头角。

不知是艺术家的苛刻让这道甜品拥有了甜酸苦的绵长回味,还是艺术本就况味十足,在“精神食粮”出炉后,傅逸离开了,他决定隐居画画。

傅逸曾立志成为一名画家,步入职场后整日埋头图纸前设计方案,与梦渐行渐远。“傻逼甲方,苦逼乙方”,他经常暗自嘟囔。

消失后,傅逸朋友圈不再更新,消息也不再回复。至于他究竟去了哪儿,楼圃创始人高亮和其他朋友一无所知,也许他去寻找属于自己的精神食粮了吧。

2

落地窗外车流如虹,高亮神情呆滞,捏着一根早已熄灭的烟头。一年半前,他还穿着高定西装,在百年外企独立办公室俯瞰人影车流。

任职期间,高亮将市场份额做大了20%,但他不觉得多有成就感。他必须每天品尝市面上同品类十几种饮料,大量饮料在口里过一遍,便被迅速吐掉。

久而久之,一瓶饮料出厂多久、加什么配方、产自何处,高亮能闭眼一一道出。他也十分清楚自己几年能晋升,每月又将多扣几万税款。

香精、色素、添加剂合成的饮品腐蚀着高亮的味觉,循规蹈矩的生活也在日复一日挑战他的忍耐力,他觉得该做点事,将味觉和生活从牢笼中解放出来。

中国人没有下午茶的习惯,传统甜点无非是糕饼、果脯,咖啡店、面包店的甜点款式也总是一成不变。

但在国外,尤其是法国,甜品师们犹如高定西服的剪裁师,制作出的甜点散发贵族风情。

高亮打定注意,做面向白领的中高端甜品,用艺术增添一抹亮色。

楼圃前身是一个画廊,高亮和合伙人接手时,室内装修被拆得七零八落。艺术甜品事业从狼藉中启锚,航程却精致无比。

从最初原材料的精良程度、配比,味道层次搭配,到视觉呈现,甜品出炉的每一个过程,甜品师都严格把关,他们甚至会设定必要的进食温度。

只一口,就让味蕾由里及外舒展开来,幸福漫溢。这就是楼圃要打造的甜品,调味生活的艺术。

即便一款甜品造价过高,高亮也不会降低要求,尊重生活是这一切的初心。

一次,一位西装革履的人士前来店内,说是高亮朋友介绍的。一问才知道,这位朋友是前公司低了他四个层级的同事,大家只在一个桌上开过会,高亮甚至不知道他的样貌,但那位下属十分羡慕高亮的勇气,便介绍了朋友前来。

高亮错愕不已,原来也有人在羡慕着自己的人生。

3

因为位置难找,高亮从没指望楼圃能招徕食客,但总有人慕名前来,一探空中花园究竟。

一位50多的阿姨初来,点一份“少女的酥胸”,还有些尴尬。但甜品端上桌,阿姨笑了,她没想到自己会吃到这么青春的甜品。

粉扑扑的扁圆蛋糕,就像少女吹弹可破的肌肤,轻舔一口,酥皮立即融化。

附近写字楼内的上班族们,则会在下午来到店内,或窝在落地窗边角落,让阳光毫无遮掩地打在身上,或三五对坐,时不时讨论几句,在提案上修改一笔。

大家都享受着楼圃沉寂又热烈的氛围,与传统甜品店相比,它稍显特立独行。

每周末,店里会策划各种活动,插花课、油画课、戏剧课。来的女客居多,有外企高管,也有全职主妇,都从微信后台报名而来。

“甜品+艺术”的定位,楼圃还不时举办艺术展。

高亮有许多艺术家朋友,功成名就的,单靠一幅画便能买车买房,而穷困潦倒的,则整天与一堆卖不出去的画作伴。他仍记得一位朋友,每天就着白菜馒头,一幅画顶多卖出一千元。

既然卖不出去,何不把它们在店里展出,再根据画作制作甜品?早在上世纪80年代时,“甜品界毕加索”埃尔默就将甜品与时装文化相融合,身穿时装的模特手持甜品,在天桥上走秀,每隔一季度,甜品便会随着时装推陈出新。

高亮和这位朋友说了,半个月后,举办了一场艺术展。朋友的画在店内一字排开,同时展出的还有专门打造的艺术甜品。展出结束后,一家公司直接买走了朋友的画.

王波是与楼圃合作的另一艺术家,“栖息地·将爱”和“栖息地·孤芳”两款布朗尼芝士蛋糕,就来自他早前艺术展。

“栖息地”以鸟笼和上百种鸟为主题,笼外鸟儿没有脚,必须不停飞翔,齐齐看向笼中。

王波的画令高亮感慨不已,人生何尝不像画作。笼外无脚鸟,歆羡着笼内光鲜,而笼内金丝雀,却羡慕着笼外自由。

至于栖息地的寓意,在楼圃入口一侧墙上,安静又醒目地写着王波的话:“栖息地”所表达的是内心深处所向往的一块净土,在绚丽色彩的背后追寻内心的平静。

在现实中,人们期待,生活与甜品一样,丰富饱满,始终平静。

更多精彩原创内容,请关注微博:摩登中产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
分享到: